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父亲的秘密
父亲的秘密

父亲的秘密




  我出生在一个对别人来说也许是光华耀眼的家庭,父亲是琦玉县的参议员,母亲是三菱银行的股东。从小我就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,父母非常爱我,对我的要求几乎每求必应,而我也的确没让他们丢脸。不仅学业优秀,而且还热衷于各种课外活动,得到同学们的拥戴,就连家族规定的个人修养,像剑道、茶道、花道等等我也非常精通,屡次得到族里长者的好评。那时候,用三千宠爱集于一身来形容我也不过分,那段日子真的是非常的快乐,幸福。


  可是好景不长,在我十三岁那年,我的噩梦开始了。


  那年,族里一个说不上名字的长者突然在欧洲去世,父亲因为正赶上竞选走不开,母亲就代表父亲去参加葬礼。因为长者没有留下子嗣,母亲还要帮忙处理遗产的分割问题,需要在那里待上半年,于是,家里除了一个保安和一个女佣外就剩下我和父亲两个人。


  保安森人高马大,外表冷峻,工作倒是极其认真,从没犯过错误。


  女佣惠子与森正好相反,人长得娇小玲珑,甜美可爱,是个小家碧玉型的女人。不过就是成天浑浑噩噩的,不是忘了这个,就是忘了那个,真奇怪父亲为什么会雇用这样的人,也许是看中了她的美貌吧!


  在我十一岁那年,我就觉得父亲与惠子怪怪的。


  记得那年的某一天,我放学回家,肚子有点饿了,就去厨房找点东西吃。刚一推开门,就看见父亲抱着惠子,在她脸上乱吻。我从来没看见过人接吻,因此心里就暗自奇怪,他们在做什么?不过那种情景也没来由地令我脸红心跳。


  父亲见我进来,马上把惠子推开,笑着向我解释,说是惠子眼睛进了灰尘,他在帮忙把灰尘舔出来,还向我许诺,要是我保密的话,就送给我一个最新款的洋娃娃。


  还是孩童的我哪懂得那么多,还在为能与父亲拥有一个秘密而兴奋不已,自然会守口如瓶了。


  自那以后,只要母亲不在家,惠子总是出现各种各样的毛病,什么胸闷啦!


  肚子疼啦!屁股被蚊子叮啦!而父亲都会热心地帮忙。于是,我与父亲的秘密越来越多,当然,玩具也就多得堆积如山了。


  直到我长大了一岁,才明白父亲不是帮忙,因为电视上男女的亲热镜头与父亲为惠子所作的事情简直一模一样。


  我哭着找到父亲,怪他为什么要欺骗自己的女儿。


  父亲告诉我,惠子得了一种怪病,需要男人的滋润才会活下去,他要是不那么做,惠子就会死掉,最后父亲还严肃地征求我的意见,问我要不要救救惠子。


  因为惠子平时总给我买零食吃,所以我就焦急地恳求父亲救救惠子。这样,我首次在没收到礼物的情况下为父亲保守了秘密,虽然心中有些怀疑,可是玩了一会儿,就忘记了。


  又过了一年,父亲还是经常趁母亲不在家的时候,把惠子叫到他的房间去。


  因为父亲的房间就在我的隔壁,再加上房屋的隔音不好,所以他们发出的声音我都能够听的清清楚楚。一般来说,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,之后是父亲的啧啧声,咕叽咕叽的水声,惠子哎哟哎哟的叫声,再往后就是啪啪的拍击声,咚咚的撞击声,其中还夹杂着父亲呵呵的呐喊声和惠子嗷嗷的叫喊声,最后,随着惠子一声及其高亢的尖叫声,房间又恢复了平静。


  十三岁的我虽然对男女之间的事不是很清楚,但是当那种声音避无可避地传进我的耳膜里时,心跳却莫名地加速,一颗心提到了半空中,就像被只无形的手紧紧地攥住一样,酸酸痒痒的,酥酥麻麻的,脸上也不由得发烫,脑子里恍恍惚惚的,空白一片。


  那种新奇的感觉如同一道暖暖的水流,缓缓地注进我的身体,说不出来的舒服,惬意,身体也仿佛变成一团软绵绵的棉花,一点力气都使不上,只能软软地躺在床上,任凭那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把我包围,把我环绕……虽然心中有些不解、害怕,但我还是满心期盼,期盼能再听到那些声音,期盼那种心房“噗噗”


  乱跳的感觉再次来临。


  久而久之,我就养成了习惯,每当父亲把惠子领进卧室,我都会以第一速度蹿上床,钻进被窝里,闭上眼睛,仔细倾听那种声音。


  如果我知道这种陋习会害了我,会毁了我的一生,那么我怎么也不会做这种事,可是,谁又能预测未来呢?也许这都是上天注定的……那是一个我毕生都难以忘却的一天。


  那天,父亲刚把母亲送走,就把惠子带进他的卧室,我还是像平常一样快捷地钻进被窝。虽然已经偷听了无数次了,可那天,不知怎么回事,心中的感觉比以前清晰得多,身体的反应也比以前强烈得多。心中那股潺潺的暖流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升级到一团熊熊的烈火,不停地在我身体里上蹿下跳,将我的脸蛋烤得通红,将我的身体烧得火热。


  实在抵受不住那种令人眩晕的灼热感,恍恍惚惚中,我把自己脱得精光,小被也不知道被自己踢到哪里去了。虽然身体已经赤裸得如同一只白羊,可是那种灼热感,肿胀感依然存在,而且还越来越强烈,越来越无法忍受。


  我的脸蛋开始变得火辣辣的,身体内部更好像充斥了一团团上下翻滚不停的气体。它们在我的身体里像咆哮的洪水,狂躁的猛兽一样不停地冲击着我,撞击着我,仿佛要把我的身体冲烂、击碎。


  我耐不住心中那片奇痒,不停地在柔软的床上扭动着,翻滚着,白皙的身体布满细汗,渐渐通体变得粉红,两颗匍匐在乳房上的青涩乳头也直起腰来,瞬间变得又硬又挺,在空气中傲然怒放。


  当我扭动身体,稚嫩的乳房接触到光滑如丝绸般的床单上时,那一丝丝的清凉,宛如一掬甘甜的泉水令我清爽不已。而当我翻转身体,柔软的乳房紧紧地压在厚厚的被褥上时,心窍不由一阵阵战栗,身体里的那股翻涌奔腾就如决堤的洪水般一泄而下,冲击得我不由轻吟出声。


  我下意识地将双手放在颤悠悠的乳房上,一股舒适的感觉暂态涌了出来,心中的躁动似乎有点平缓下来,不是那么强烈了。


  我好像找到了宣泄的出口,小手开始轻柔地抚弄起来,那股躁动也听话似的随着小手的动作平静下来,烦躁感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安适,一种自在。


  好像是配合我逐渐急促的呼吸似的,娇小的乳房慢慢隆起,形成一个富有弹性的半球体,乳头也有灵性地变得嫣红,像极了镶嵌在奶油蛋糕上的鲜嫩草莓。


  每当我的小手轻抚过那颗草莓时,羞涩的心房都会给我带来一阵阵娇颤,一阵阵悸动。


  隔壁房间里传来惠子那嗲声嗲气的呻吟声和父亲满足的叫唤声,那一阵阵急速如风的“啪啪”撞击声听得我是心如鹿撞,娇羞无限。身体里的那股躁动又蠢蠢欲动起来,任我怎么大力抚摸乳房都无济于事,反而在躁动感蠢动的同时,一股无尽的空虚感蔓延出来,像千万条小虫一样咬噬着我的心房,麻痒无比,难受极了。


  惠子的叫唤声突然变得急促而激越,我也仿佛感染了那种节奏,不由心扉激荡,狂跳不止。猛然间,我感觉到股间传来一阵凉意,伸手一摸,粉嫩嫩的小穴春潮一片,而稀稀拉拉的,微微蜷曲的黄色阴毛也被体液打得精湿,粘成一团。


  我心中一阵慌乱,不知道为什么小穴会流出液体,是不是那种声音听不得!


  我连忙拿出纸巾擦拭洞中的春水,擦着擦着,身体渐渐泛起了一种奇妙的感觉。


  难以忍受的麻痒消失了,狂乱的躁动也不见了,一种舒服到极点,惬意到万分的柔美感觉簇拥着我的全身,我就像一朵飘浮在天空上的白云一样,晕晕糊糊地好不自在。


  纸巾马上就湿透了,可是小穴还是那么湿润,根本就没有干的迹像。于是我就坐起身来,抛掉不能再用的纸巾,拱着腰,有些好奇又有些害怕地观察神秘的小穴。为什么小穴怎么擦都擦不干呢?为什么这里只要轻轻地摸一摸就会那么舒服呢?我不禁饶有兴趣地研究起自己的身体来。


  我梳拢开湿漉漉的阴毛,粉红、细小的阴唇千褶百皱地收缩在小穴的两旁,一道狭长的细缝露了出来,亮晶晶的,看起来就像熟透了的水蜜桃,仿佛轻轻一捏就会滴出水来。


  我伸出纤细的食指,慢慢地探进那条细缝中去,窄窄的,暖暖的,湿湿的,随着手指的深入,心窍不由泛起了一丝弦动,身体也微微颤抖起来。就在我舒服得就要眯起眼睛的时候,手指突然被一层中间开有环形小口的薄膜挡住了去路。


  我的指尖略微用力地向小口捅去,想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,这时,一阵疼痛传来,吓得我连忙收手,手指触电似的快速蜷曲着缩回去。


  就在手指快要退出洞口时,蜷曲着的指尖不小心重重地勾了正探出头来,红豆一般的阴蒂一下。暂态,心头未熄的火焰猛烈地狂炽起来,将我炙烤得浑身剧颤,抽搐不已。我不由全身绷得紧紧地来抵御这种巨大的刺激,许久,这种刺激才缓缓退去,而残留在我体内的快感却还没有散尽。我精疲力尽地倒在床上,犹在眯着眼睛品味那荡人心魄的滋味。


  此时,我本来清澈的眼睛被迷乱的情欲所取代,长长的睫毛不住颤抖着,小巧的鼻翼微微翕张着,被揉搓得通红的乳房也随着急促的喘息上下起伏不止。


  真是又刺激又舒服,我的小手不由食髓知味地又伸向微微颤抖的小穴,四只手指聚拢在一起,捂在快乐的源泉上面,一下一下地上下来回摩擦。没有勾挑阴蒂那么刺激,却比抚摸乳房舒服得多,我慢慢地闭上眼睛,全心全意地享受这一新发现的快乐。


  随着我的抚弄,身体越来越烫,神智也越来越迷糊,什么少女的矜持,淑女的修养全都抛在脑后,大脑完全被情欲所占据,心中只顾默想着这种快感到底会有多么快乐?到底会维持多长时间?


  渐渐,心中泛起了一丝风雨欲来的感觉,隐隐觉得一股强大至极的快感暂态即至,我亢奋地摆动着小手,快速地上下摩擦,嘴里也无师自通地像惠子那样大声呻吟,期盼着销魂时刻早点到来。


  我只顾追寻着快感,却没有注意到隔壁的房间已经安静了下来。


  虚掩的房门悄悄拉开一线,父亲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,可我还沈浸在手淫的享受之中,一点也没有注意到,房间里突然多出了一个人。


  在父亲淫亵目光的注视下,我还蓦然不知地继续摩擦着小穴。猛然间,我感觉到一丝异样,也许是父亲粗重的呼吸声惊醒了我。我睁眼一看,道貌岸然的父亲正瞪着通红的双眼猛盯着我的小穴看,喉结一抖一抖的,好像在勉力吞咽着因兴奋而产生的口水。


  如此羞耻的行为竟然被父亲看到了,我一声惊叫,虽然心中充满了羞惭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,可是那排山倒海般的快感却偏偏在这个时候汹涌而至。于是,在父亲面前,我眼角滚动着泪水,羞耻万分地在父亲面前达到了人生第一个高潮。


  就在这时,一直伫立不动,静静欣赏我自慰的父亲突然冲到了我的面前,将我的双腿大大地向两旁分开,并牢牢地按住,嘴巴贴在我正汩汩流淌着淫水的小穴上,用力吸食着我的处女阴精。


  我的双腿几乎被父亲掰成一个一字形,剧烈的疼痛和无尽的羞耻使我痛苦不堪,我猛烈地挣扎起来。可是年仅十三岁的我怎么能抵得过父亲的蛮力,挣扎了几下,我放弃了,眼里噙着泪水,无助地任凭父亲在我的小穴里舔来舔去。


  很快,我的阴精被父亲吸食得干干净净。而父亲还伸出舌头,意犹未尽地把沾在唇角上的液体勾进嘴里,咽入肚里,然后啧啧嘴,大口称赞我的阴精是多么的美味。


  我羞惭极了,两只小手捂着脸,泣不成声。


  这时,父亲轻轻地放下我发麻的腿,爬到床上,掰开我的手,淫笑着看着我梨花带雨的脸蛋,向我大吐污言秽语,说我是多么多么的淫浪放荡,身体是多么多么的敏感诱人……看着父亲狰狞的面孔,听着父亲龌龊的话语,我简直不敢相信,这就是从小疼我、宠我的父亲吗?


  我猛地把父亲推开,哭着向浴室跑去,耳边却传来父亲那既熟悉又陌生的笑声。


  虽然我只有十三岁,可是我也知道女孩子的身体是不能随便让人看的,哪怕是自己的父亲。可是今天,父亲不仅看到了我赤裸的身体,还用力地掰开我的大腿,使劲吮吸我的小穴,这是父亲应该对女儿做的事吗?


  平时慈祥的父亲为什么会突然变得像野兽一样?难道是因为我做错了事,父亲气得失去了理智,用这种方式来惩罚我吗?


  我羞人的样子全部被父亲看到了,我以后该怎么面对父亲呀?父亲要是对母亲提起这件事,我该这么办呀?


  我痛苦地抱着脑袋,瘫坐在冰冷的地板上。从莲蓬头上喷洒出来的热水,击打在我粉红色的胴体上反射而出,形成一团团水雾。我的视线越来越模糊,娇小的身体渐渐被弥漫的水汽所笼罩,仿佛形神都已经灰飞湮灭,消逝在这氤氲的迷雾中。


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柔和地拂上我的身体,我就像是被一团温暖,柔软的白云团团包围着。云中的仙女用柔滑的玉手温柔地抚弄我的全身,柔嫩的香舌沿着我的发梢缓缓地向下吻去,眉尖、眼睛、脸颊、嘴唇、耳垂、颈项都能深深地感觉到那股呵护,那股关爱。


  仙女仿佛感觉到我的身躯在微微地颤抖,就轻笑着含入了我的乳头,那双纤纤嫩手也蜷曲着手指,以一种奇异的韵动游走至我的小穴。在瑶舌轻灵地覆扫乳房上最尖端的一点时,那只柔荑也飘舞着探入小穴,两只柔若无骨的手指柔婉地挑起我娇嫩的阴蒂,圆润的指肚儿柔曼地在上面轻捏缓转。


  那是一种我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感觉,那种轻软温馨使我宛如被和煦的春风微微吹拂,莫名地心安,情动。


  我这是在那里,是在梦里吗?如果这是梦,那我宁愿永远不要醒来。


  我醉了吗?如果是醉了的话,我宁愿每天都沈浸在温柔的醉乡之中。


  突然,我感觉好热,那双玉手仿佛带有无穷的热力,我的心有如簇簇火苗在不断燃烧,被她抚弄的小穴除了熊熊燃烧的火热,还有一股陌生的迷醉欢愉。


  能猜得出来,我的脸颊现在一定是酡红酡红的,如若不是阖上了眼睛,眼瞳一定是醺然迷醉的迷蒙。


  真地好想睁开眼睛,偷瞧一下带给我如此快乐的仙女长得是何等模样。可是又怕惊醒这醉人的美梦,我只好心中幻想着轻舞飞扬的仙女清秀美丽的样子,柔情绰态地任她抚弄。


  渐渐,玉露滋润了柔嫩,脑中仙女的模样也越来越模糊,小穴内一股股无法形容的欢愉带动着我,顺应身体的本能,将身体弓向缓缓抽送的瑶指,期盼更充实的爱怜。


  那只琼指仿佛感应到我的心意似的,开始极小心地律动,在我那团温润柔嫩的弹性包围中,弹奏出仙乐般的纶音。


  阵阵酥麻漫延至周身的每一处肌肤,异样的渴求由小腹冉冉升起,汇成一道羞人的奔流,沁湿了幽邃的小穴。一股难以言喻的玄妙美感盈满着我,是那么的充实,那么的欢泽,在不染尘埃的韵律中,飞炽的情欲随之激昂飞扬。


  我舒服得几乎要飘荡起来,小嘴浅浅地娇喘,身体不由自主地迎向疾风般律动的莹指,承接火热的情潮……春情渐歇,甘美的余韵仍在体内徐徐环绕。


  我疲累极了,像只贪睡的猫咪一样,蜷睡在仙女温香软玉的怀里,心中一片静谧。


 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我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还是躺在那张熟悉的小床上,身上盖着柔软的小被。


  父亲野蛮的欺淩和仙女温柔的爱抚,这两种截然不同的画面在我脑海中不停萦绕着,我不由迷茫地望着四周,到底这一切有没有发生过,难道这一切都是我的幻想,我的春梦。


  慈祥的父亲怎么可能会对女儿作出这等禽兽不如的事来,天上的仙女又怎么会跑到我的房间,爱抚我的身体,对,一定是我在做梦,想到这里我心中大定。


  可是当我掀开小被,竟然发现自己光着身子,小穴湿漉漉的,还有些红肿,身体酸软得只想安安静静的躺着。我不禁慌乱起来,小穴为什么会那么红肿?身体为什么一点力气都没有?难道,难道梦中的一切都是真实的,不,不可能,一定是自己自慰得太剧烈了。都怪惠子叫那么大声,引诱得自己无法自控,才会让小穴受伤。


  想到这里,惠子那荡人心魄的叫声仿佛又在耳膜里响起,而心中那股酥酥痒痒的感觉仿佛又要冉冉升起。不,不要,怎么脑海中尽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我有些害怕这种感觉,连忙吃力地从被窝里爬起来,手忙脚乱地穿上衣服……第二天,我有些不敢见人。尤其是对父亲和惠子,我几乎连看他们一眼的勇气都没有。而父亲和惠子好像并没有什么反常,对我依然如故。于是,我愈发以为是自己在胡思乱想,那天的事也就不放在心上了。


  【完】